网站首页
世界文化-中华独有文化-武术、特异功能
钱学森:对特异功能的偏见,会让我们失去真理
发布时间:2019-08-31   阅读次数:611   作者:钱学森   来源:探秘未知世界



钱学森:对特异功能的偏见,会让我们失去真理


人类要对人体本身进行深入研究


与中医密切相关的是祖国传统医疗卫生的又一珍宝——气功。在前节我们已经说到它了,气功对保护人民健康和治疗疾病有公认的效果


但气功本身又有十分重要的科学意义:正如吕炳奎所指出的,气功与中医理论相通。练气功的人对气血、经络、脏腑等中医学说通过运气练功的实践,得到感受而容易理解,因此气功又是研究中医理论的钥匙。


吕炳奎


有的人认为:中国古代的医药名家,很可能就是有成就的气功师;这些同志并认为气功是中医中药理论的泉源。我们要研究中医理论,实现中医现代化。就必须同时科学地研究气功。


但气功的科学意义还有另外的方面:练气功功夫深的人,高级气功师,还具有透视人体、透视地下构筑,“发气”拒敌、十步之外摔倒人等功能。这就把气功同现在人们注意的人体特异功能联系起来。



高级气功师的特异功能是后天练出来的,而10岁左右少年的特异功能是经过诱发的先天秉赋;高级气功师的特异功能更强,效果更惊人,虽然两者可能都反映这是人类某种潜在的固有功能的显现。


研究少年儿童的特异功能是件重要的工作,近来已取得进展,这是可喜的。但我们应该以更大的努力结合高级气功师的实践去研究气功,建立“气功科学技术”这门学问。


钱学森(新华社摄)


现在国外已经对此重视,而且开展了工作。我们应该有紧迫感,不要失去时间。但这是要投入一定力量的,要把各方面的科学技术人员组织起来,并要有一定的条件。


目前这方面的工作还得不到国家的支持,还是业余式的,因而也往往限于仪器设备等条件而不够严谨,达不到开发新科学领域所要求的清晰、确凿程度。


王伽林为了在这种条件中取得无可置疑的科学结果,竟在自己身上开刀,剖腹测量胆汁流量与练功的关系,这种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上海中医药研究院副所长林厚省(右一)发送“外气”进行麻醉为患者进行手术,1987 年


以上所讲的情况也引起我们去思考:为什么在中国长达两千年的实践中的气功、中医、特异功能,却断断续续,得而复失,道路那样曲折?


是什么缘故?是人们的偏见吗?是的,偏见令我们失去真理,我们要警惕啊!


由此我也想,我们还有什么在历史上已经发现了的东西,后来又扔了呢?陈涛秋在给我的信中认为人是可以在千里之外感受亲密知己的思想的,并认为历史上有许多记载作证。我想这种现象当然可以用现代科学仪器作测验。


但除此之外,似乎也可以作一番历史文献的调查研究。历史文献是人类过去杜会实践的记录,也可当作是实验室的笔记。


我国地震工作者,就曾从史书、县志、杂记等历史书籍中获取非常宝贵的地震数据。竺可桢教授也曾从史书和古籍中查到关于古代气候的材料,总结出古代历年我国气温升降的曲线。


那么,我们现在可不可以把古籍中关于气功、中医理论、特异功能、人与人的遥远感知,以及其他事例,经过鉴别,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整理出来,作为一门古代实验的学问,可叫它”古实验学”。这不是会对我们研究人体功能很有用么?


1991年10月16日,国务院、中央军委在北京举行仪式,授予钱学森“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和“一级英雄模范奖章”。这是钱学森在仪式上讲话。 


讲了以上的话。对人体科学会要大发展这一论点,我看是比较清楚的了。看,人还有多么大的潜力啊!我们将使上一节所陈述的现有人体科学彻底改观!


在这一大发展,大创造中,一定要把人本身作为一个系统,把人和环境作为一个系统,所以系统科学和思維科学的研究成果也一定会促进人体科学的研究。

                                                                   (1980年12月)


开展人体科学的基础研究


1979年祖国大地一声春雷,出现了青少年的人体特异功能——“ 耳朵认字”。两年来全国各地又大量陆续发现和诱发了具有人体特异功能的10岁左右的孩子,总数尚无统计,应不下千人。


会特异功能的孩子们,右下角为「耳朵识字」的唐雨

图片来源:1980 年《自然杂志》


功能也从非眼“视觉”进而发展到显微放大100倍,遥“视”,遥感,意识拨表和折枝,以及其他新发现的功能。


在这一过程中,也发现特异功能的孩子还能解除病人的痛苦,这就和气功师治病一样了。另一方面,我国的高级气功师也具有上述的人体特异功能。


这就把人体特异功能和气功联系起来:青少年的人体特异功能是以自发为基础的,面气功练就的特异功能是受意识控制的。至于成年人中也有经自发而获得特异功能的,但只是个别的。


钱学森、张震寰在国防科工委与《中国人体科学》杂志编辑朱润龙、朱怡怡合影


所以我们研究人体特异功能是集中在一部分经过选择的对象,而不是像外国那样,对象不加选择;


这就使我们的测试结果很突出,很确实;不是在大量数据的海洋中,用统计方法去捞取特异功能现象的这一根针。我们的做法有明显优越性。


再一方面,从气功师的实践和中医文献的记载又说明中医理论和气功的渊源,我国古代的名医很可能自己就是高级气功师。


这样中医,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就连成一个体系了,而气功是其核心,是理解中医现论和人体特异功能的钥匙。这又使我们的研究有了长期社会实贱的基础。


1986年6月钱学森、张震寰、朱光亚、贝时璋等出席中国人体科学学会首届理事会


但是气功师的活动在我国两千年的历史中,从来披着神秘的色彩,常常被斥为歪门邪道而受到政治上的压制;因而人们印象上总以为气功是不那么科学的,不正规,不能登现代科学技术大雅之堂,真是如此吗?


我不同意这种意见。但这是一个重大科学问题,我们要讲道理,我在这篇文章里,就想讲讲我现在的认识:


气功、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孕育着人体科学最根本的道理,不是神秘的,而是同现代科学技术最前沿的发展密切相关的,因而它们本身就是科学技术的重大研究课题。


1987年9月张震寰、钱学森等参加中国人体科学学会首届第二次常务理事会


当然,我之所以能达到这样的认识是同全国各地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工作者的帮助分不开的。


在过去一年里,是他们不断地把研究成果通过书信告诉我,使我学到新发展并得到启发。但我在这里讲的肯定会是不完善的,也可能是错误的,写出来是求教于诸位,请大家批评指正。

——摘自《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





(编辑:华仔)

会员评论 注册| 登录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图片刷新验证码
紫薇文化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