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社会评论 - 中国
陈劲松:建议香港平民
发布时间:2019-09-26   阅读次数:154   作者:陈劲松   来源:紫薇文化网



陳勁松:建議香港平民


(成稿首发2019.9.2,修订2019.9.16)

 

 

1、與香港街頭運動相關動態

 

(1)反港獨階段

 

一是,自2019年6月,返修例的香港街頭運動爆發以來,中國大陸的輿論界,出現強烈的要求以社會主義方案解決香港問題的呼聲。

二是,大約在2019年8月中旬,中國大陸中共黨組織與政府組織,爆發過一次全國性的官員罷工。上一次中共黨政官員全國性罷工,大約發生在一年前的2018年,目的是反對打擊腐敗,應該是達到了目的。

三是,自香港街頭運動爆發2個月以來,李嘉誠等香港富豪一直沉默,卻在8月中旬突然紛紛公開表態,反對暴力。

 

據此推測,此次中共黨政官員全國性罷工,目的可能是反對中共中央以社會主義方案解決香港問題,估計已經達到目的——這源於中共黨政內部兩大主要派系:官僚派、走資派,都反對回歸社會主義公有制,不願意看到香港成為一個消滅資本剝削、消除地產霸權的突破點,從而引發大陸連鎖反應;而香港上街民眾又沒有提出強有力的符合社會主義的民生訴求,或者聲音不夠大、沒成為主流訴求。得到消息的香港富豪們這才紛紛公開表態反對暴力。

 

此次香港街頭運動有三大幕後組織勢力:

返修例、反送中的內地貪腐官員黑惡富豪勢力,在香港特區政府撤回修例后,有可能已經撤退。

維護資本剝削與地產霸權的香港富豪資本家集團,估計在中共黨政官員全國性罷工后,有可能已經撤退。

現在剩下的幕後組織者,主要可能是歐美反華勢力操縱的港獨勢力——不知道他們的策略是否是,沒有民生福利,便鬧獨立——正在遭受大陸、香港部分輿論力量,與特區警察的圍剿。

 

至於因經濟與民生問題,而走上街頭的香港平民,不知是否有自己的組織。如果沒有,在港獨勢力被清除乾淨后,還能不能集體上街為自己及家人爭取權益——不能的話,則香港的地產霸權與資本剝削,不會改變,香港平民的艱辛生活,不會改變,香港年輕人依然看不到未來。

 

 

(2)反高房價階段

 

四是,表達堅守一國兩制

近一兩個月來,針對香港問題,不斷有各種公開聲音,表達堅守一國兩制。例如,8月28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公開表示,擔當“一國兩制”的捍衛者;9月5日,香港首富李嘉誠次子李澤楷在多家報紙刊登廣告,提出“堅守‘一國兩制’停止暴力 維持秩序”;李嘉誠本人于9月8日,也公開發聲,稱政府應該對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等等。

 

草根陳勁松認為,包括資本家在內的各方,表達堅守一國兩制,本意是堅守香港的私有制,並不是反對港獨。因為,一國兩制是實施不同的制度問題,是實施公有制還是私有制的問題,港獨則是領土分裂的國家主權問題,表達堅守一國兩制的人,非常清楚這兩者的區別。

 

五是,中共中央轉變態度

首先,疑似中共中央喉舌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8月28日至9月3日實地走訪香港,連發多篇文章揭露香港高房價、民眾住房困難的事實。文章有《今晚走訪了香港金融業新員工小吳先生的家庭》、《胡錫進:我採訪了幾戶香港普通人家,香港住房難題給我深刻印象》,9月5日又發表《香港民生問題如此嚴重,最大原因要歸咎于過於極端的資本主義制度》。此前,大陸輿論學術界的左派及正義人士,發文揭露香港街頭運動的根源,在於高房價為代表的經濟與民生問題,遭到諸多反對,草根陳勁松在微信群親眼看到反對者聲稱:香港底層住房困難,沒有數據。此前,胡錫進對香港上街民眾,也是不加區分,喊打喊殺,此後則有所區分。

 

其次,香港民建聯刊登整版廣告,“強烈要求政府 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大量興建公營房屋 爭取3年上樓   收地建屋 刻不容緩”。

 

其次,9月13日,中秋節當天,中共中央的三大機構,中央政法委、人民日報、新華社,分別發表文章,《香港怎麼救之一:李嘉誠發生,到底誰該給香港人“網開一面”?》、《人民銳評|解決住房問題,香港不能再等了!》、《新華時評:從解決居住難題入手破解香港社會深層次矛盾》,指出住房是香港的深層次的重要問題,“為社會的動蕩埋下了伏筆”,並提到了“貧富差距加大、階層固化”。而且,三篇文章都提到民建聯的要求。

 

此前三個月,對於香港街頭運動,大陸媒體輿論界的主流,就是對“廢青”、“港獨”、“暴徒”的指責與喊打喊殺;港府也逮捕了1000多人——意圖將引發香港街頭運動的原因,簡單地歸結為“廢青”、“港獨”、“暴徒”,迴避正真的問題:經濟與民生,并通過打壓,與時間的拖延,期望香港街頭運動自行熄滅。

不過,香港街頭運動並未因此削弱或終止。

終於,中共中央在上述三文中,完全不再將香港問題歸結為“廢青”、“港獨”、“暴徒”,而是不得不開始正視香港的高房價、貧富差距、階層固化,並將住房問題作為解決香港問題的切入口。這不能不說是香港人在打壓下堅持街頭運動的一個勝利。當然,這個勝利也有時間因素:70週年國慶臨近——表面功夫、形式主義一直在中共黨政中流行。

 

但是,黨政各方都沒有提及香港問題的總根源:資本主義私有制,可見他們不想徹底解決問題。從胡錫進“歸咎于極端的資本主義制度”的觀點,和民建聯、中共中央三大機構的收地建屋、增加住房供應的觀點來看,中央及港府也并未打算徹底解決香港的住房問題,只想緩解。

 

如果此事后香港增加住房供應,導致香港房價下跌一半,至10萬港幣/㎡,一套50㎡的小房,需要500萬港幣。底層一對年輕夫妻,月薪合計3萬港幣,年薪36萬,不吃不喝需要13.9年才能買一套;如果扣除租房和其他生活費,假設一個月能攢下1萬港幣,則需要41.6年。而頭號資本主義國家美國的住房價格,只需要3-5年的家庭總收入。如果生兩個子女,一家4口,人均居住面積只有12.5㎡,只有中國大陸城鎮人均居住面積的1/3。

 

可見,即便香港房價下降一半,香港年輕人依然要當大半輩子的房奴,住房依然是資本家剝削平民、資本剝削勞動的主要手段之一。徹底的解決手段,就像香港已經實施的免費醫療一樣,實施免費住房等——完全實施七免制度,建成七免社會。

 

 

2、建議

 

對於香港及全球平民百姓來說,權利只能依靠自己公開爭取。

草根陳勁松向香港平民建議:

 

一是,香港平民成立完全代表自身利益的馬列毛主義組織、政黨——當下香港的建制派(當權派,應屬於官僚資本)、反對派等,恐怕都不代表香港平民的利益。當下的中國共產黨,早已經變質,既不代表平民利益,也不代表公平、平等、正義,40年來所堅持的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實際就是資本主義私有制,並且是最壞的那種官僚資本主義:保留資本主義之資本剝削,拋棄資本主義之文明進步的方面,保留封建時代之等級制,拋棄封建時代之文明進步方面。

只有遵循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組織、政黨,才能夠完全代表平民的利益。

 

二是,追求徹底解決地產霸權與資本剝削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市場經濟道路——資本主義私有制下,是無法徹底解決地產霸權與資本剝削的,只能一定程度減緩。

 

三是,爭取與接受國外勢力支持,前提是必須保證自身的獨立性。

列寧曾接受德國的支持,孫中山曾接受日本支持,蔣介石曾接受美國支持,中共毛澤東周恩來曾接受蘇聯支持。革命及社會運動,接受外國支持並不新鮮。關鍵在於保持自身運動的獨立性,不被外部勢力左右。

 

四是,提出新的訴求。

當前的五大訴求,一是,沒有代表平民的根本利益,二是“完全撤回逃犯修例”,保護了躲避在香港的內地貪腐官員和黑惡富豪勢力,也違背了香港的法治精神,“林鄭月娥問責下臺”,保護了地產霸權,林鄭月娥是有意以資本主義方式,緩解香港地產霸權的,當然,這不是徹底解決地產霸權的方式。

 

草根陳勁松建議,以代表平民的根本利益的訴求,來爭取全世界平民階級的支持,以自由民主等訴求,來爭取國際主流媒體等的支持。具體訴求如下:

 

(1)言論、結社、集會自由

 

言論自由,比如不封鎖論壇網站等。

結社、集會自由,指無需政府部門批准——需要批准,就沒有自由——折中的辦法是:結社、集會、遊行等,實行備案制。如此,民眾享有結社、集會、遊行的自由,而政府部門也因有備案,可以預先準備以維護公共秩序。

 

(2)實施收入分配改革,實施七免制度,建成七免社會

 

七免制度是指:免費教育、免費就業、免費持股、免費分紅、免費住房、免費醫療、免費養老。

具體內容參見《七免社會簡介》、《七免社会文章总集目录(修订2019.2.23-24)(百度云链接2019)》,文章鏈接附後。

 

(3)一人一票民主普選

 

 

爭取言論、結社、集會自由,是為了保障有合理合法的渠道方法,方便去爭取經濟與政治權利。也符合西方價值觀。

爭取七免社會,是為了消滅資本剝削、消除地產霸權,是為了平民階級能夠享有經濟上的公平。同時以此爭取全球平民階級的支持。

在實現經濟公平之後,實施一人一票民主普選,是為了實現真正的民主——平民百姓當家做主,平民百姓掌握政治權利,以此保障經濟公平不被破壞。實現經濟公平之後,實現一人一票民主普選,使平民階級能夠享有政治上的平等。私有制下,富豪與平民財富相差懸殊,政治權利與地位也相差懸殊,富豪階層幕後用金錢操縱選舉,無論誰當選,都是富豪資本家的利益代言人。

 

經濟公平、政治平等、社會正義,是目標;政治自由、民主,是手段。

 

 

 


草根陈劲松

 

毛泽东关于结社与集会自由的辩论

节选自《毛泽东大传》

 

(1922年)11月13日,毛泽东等会见了省长赵恒惕。他们与赵恒惕交涉、谈判的内容还是毛泽东草拟的那份谈判条件,主要有10项:1、政府对工界的态度;2、工人集会结社自由问题;3、工界的态度;4、工界与政府应时常接触,免生误会;5、建议组织劳资裁判所;6、人力车工人问题;7、理发工人问题;8、制笔业工人问题;9、机械工人问题;10、缝纫工人问题。

毛泽东依然以“省宪法”为武器,严正责备赵恒惕非法杀死黄爱、庞人铨。他手里拿着“省宪法”,义正词严地说:

“省宪法不是明文规定了‘不得无故捕人,逮捕后24小时以内应送司法机关审讯、处理’么?工人方面被杀一两个人,被封闭一两个工会,固然是损失,但并不能停止他们的必需的活动。而政府方面受通国的责难,名誉上、法律上所受的损失,真不可数计呵。”

他又指着省宪法说:

“关于结社,官厅常有不允许之事,总说先要立案,才可结社。‘省宪法’第12条说:‘人民在不抵触刑事法典之范围内有自由结社、及不携带武器和平集会之权,不受何种特别法令之限制’;并无规定要经官厅准许才可结社。若需准许才可结社,则许可与否,官厅大可自由,‘省宪法’大可自由,‘省宪法’第12条就根本取消了。集会亦然。近来集会常有暗探到场,多方阻挠,或竟用武装警察勒令解散。不知人民不携带武器之和平集会,‘省宪法’规定有完全自由,断不宜随意干涉。”

毛泽东的话有理有据,无懈可击。赵恒惕被说得哑口无言,他不得不承认:“宪法当然完全有效”,“只要人民是守法的,政府当然不干涉。”

此次说理斗争可以说是毛泽东和湖南工人阶级进行合法斗争的一个典范。毛泽东以他那特有的大智大勇,彻底斗败了赵恒惕之流。赵恒惕事后对他身边的人说:

“湖南再来一个毛泽东,我便不能立足了!”

 



 



(编辑:紫薇文化人)




注: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之认识、观点、立场,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会员评论 注册| 登录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图片刷新验证码
紫薇文化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