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中国左翼联盟公告
中国左翼联盟—— 对于“六四之悲”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8-01-29   阅读次数:195   作者:中国左翼联盟   来源:中国左右联盟(微信群)




对于“六四之悲”的思考





   对于1989年6月4日及之前,发生在北京的事情,应该怎样认识呢?这是个一直困扰人们眼线的事情。称其名称为“六四学运”、“六四学潮”、“六四风波”、“六四事件”、“六四悲剧”、“六四之悲”等中的哪一种。最为合适呢?


   过去执政者对其的定性如下——


   “中共党史上的80件大事(72)- 1989年政治风波 —— 80年代末,社会上掀起一股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自由化分子宣传资产阶级的民主和自由,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活动。在此影响下,1989年4月初,北京一些高校的青年学生针对现实社会中存在的问题开展各种形式的活动,形成学潮。4月15日,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逝世,广大群众和青年学生举行各种形式的悼念活动,但是极少数人自由化分子却利用这个时机,以悼念为借口,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活动。在他们的煽动下,首都及地方一些高校的学生大批涌上街头举行游行活动,西安、长沙等地的一些不法分子趁机进行了打、砸、抢、烧,学潮迅速发展成为动乱。4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指出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从根本上否定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社论号召大家紧急行动起来,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制止动乱。但是,形势并没有好转。5月19日晚,中共中央决定在首都部分地区实行戒严,但少数暴乱分子煽动一些人与戒严部队对抗。同时,上海、广州等地也接连发生暴徒冲击党政机关、破坏交通设施等严重事件。对此,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采取果断措施,平息了暴乱。这场政治风波破坏了我国正常的社会秩序,扰乱了正常的经济建设进程,给党、国家和人民造成了重大损失。平息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的胜利,巩固了我国的社会主义阵地和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也给党和人民提供了有益的经验教训。(人民网)”(摘自人民网《中共党史上的80件大事》)


   人们从官方的报道可以了解到20世纪末执政者们对其的认识。


   在21世纪初期,在事情过去了近30年后,人们在经历过了世界和中国皆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后,应当怎样回头再看当时发生的事情呢?当今各界人士又是怎样看待此事的呢?


   “例如2013年3月21日贺卫方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就公然发表如下言论:“"六四"是改变中国历史的重大事件,它对统治者的合法性产生很大的损害乃至摧毁,却至今还没有得到应有的评价。这是中国走向未来绕不开的问题。”贺卫方还认为,六四事件是“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之一”,“在我看来,"六四"一定要平反,时间不会拖得太长--不光是平反的问题,也要借机反思历史。”(摘自中国青年网-青少年爱国主义网《邓小平提出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理论》)


   对于这些言论,人们会问,其缘何会有如此的认识呢?又是在什么情况下言及这些话的呢?


   “…… 习近平提出“两个不能否定”后,以贺卫方为代表的中国反共知识分子迅速在互联网上发表舆论,指责和攻击习近平。贺卫方等人说:【想不通。十年浩劫已被中共中央决议彻底否定,何以有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说?连那十年都不扣除?谁都清楚,如依照毛的路线和理论,邓的改革完全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终结了文革,告别了专政下继续革命,改革开放本身就是一场革命。这种人为的“前后统一”就是否定改革开放。】


   贺卫方这些说法,也代表了当前中共党内强大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的心声,他们将邓小平的改革视作是对毛泽东和马克思的彻底背叛,视作走资本主义道路。按照这种解读,两个三十年当然是相互否定、相互割裂的。贺卫方曲解改革妖魔化毛泽东的真正意图,就是要推翻中社会主义政权,为六四平反,复辟资本主义制度。” (摘自中国青年网-青少年爱国主义网《邓小平提出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理论》)


   由以上的论述中,有人会认为1989年上半年发生的事情,可能是有关“资产阶级自由化”在中国产生是否正确的事情。那么,当时的社会思潮和爆发此类问题的根源又是什么呢?那一时期的执政者又是如何认识的呢?


   “早在1980年12月,邓小平就指出:【要批判和反对崇拜资本主义、主张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倾向,批判和反对资产阶级损人利己、唯利是图、“一切向钱看”的腐朽思想,批判和反对无政府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我们继续坚持同对我们友好的西方国家交往,继续坚持学习资本主义国家一切对我们有用的东西,但是必须在思想政治领域把上述的斗争进行到底。……否则我们就不可能建设社会主义,就会被种种资本主义势力所侵蚀腐化。】在这里,邓小平明确将资产阶级自由化、西方国家的思想渗透,跟诱使党员干部特权化腐败化的个人主义、拜金主义思想联系起来,进行抵制和批判,这些都是对毛泽东相关思想的继承。


   对比毛泽东晚年关于防修反修、反和平演变、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等相关理论可以看到,邓小平实际上继承和发展了毛泽东的晚年思想,形成了自己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及其基础上的反腐败反特权的理论。和晚年的毛泽东一样,此时的邓小平也认为,无产阶级政权并不稳固,存在共产党政权一夜之间垮掉、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而颠覆无产阶级专政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也就是腐败势力,就出自党内,甚至就在党中央。否则,根本不必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和平演变,也没有必要采用特殊方式处理6-4动乱。而且同毛泽东一样,邓小平认为他们这一代解决不了长治久安的问题,因此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资本主义复辟,巩固社会主义政权,是长久的事情。


   毛泽东和邓小平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一样的,只他们所不过采用的具体方式和手段不同。因此,两者之间的一致性和连贯性是根本。正如习近近平同志曾多次强调的:【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两者绝不是彼此割裂的,更不是根本对立的。】


   由此,我们就会明白,为何习近平提出“两个不能否定”后,以贺卫方为代表的中国反共知识分子迅速在互联网上发表舆论,指责和攻击习近平。” (摘自中国青年网-青少年爱国主义网《邓小平提出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理论》)


   “实际上,经历过八九动乱以及后来的苏东巨变,越来越多的中共元老开始重新认识毛泽东、认识毛泽东的晚年思想,认识文革。……由此毛泽东的晚年绝对不是昏聩糊涂,毛泽东晚年反修反修、反和平演变、反资本主义复辟的理论和实践,乃至发动文革的初衷,绝对不是无的放矢的瞎折腾,而是高瞻远瞩的战略部署。这就是89之后尤其是91年苏联解体之后,中共元老们的普遍看法,也是历史对毛泽东晚年的最终评定。”(摘自中国青年网-青少年爱国主义网《邓小平提出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理论》)


   说1989年上半年发生在北京的事情,是由于在中国产生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思潮而引起的。那么,产生此思潮的土壤是什么呢?是由于什么原因而使期间众多的莘莘学子冒着生命危险上街请愿呢?是什么原因使广大的人民群众在后来也参与到其中呢?


   也许人们会回答说:是改革初期那调动起人人为私不为公的一系列政策,使人们产生了各种私心杂念。是由于在那时学生们的心中,存在着为这个世界、国家、民族的未来、明天而奉献青春的情操、贡献力量的美德、敢于献身的精神及担天下大任舍我其谁的传统观念。是因为民众在看不惯改革后出现的因人的自私性爆发而出现的一些“不良情况”后,在学生的行为上看到了国家未来的希望和在他们的的身上发现了为民族脊梁的正能量。


   如果诚如以上所言,那么,人们应从中认识到一些什么呢?


   “当有一天,人类中那天生就有的“自私”之欲念、意愿相对地说没有了或者不再被人们注重时;人们都已“公允”的处事观面对世事时。那时候,人们也许就不是以斗争为方法来解决问题的矛盾了,而是以宽容、谅解、为方式来处理问题的矛盾。如果真会这样,那么将来的人们,也许就能真正地步入那理政方针为“求大同,存小异”之宗旨、思想的大同社会;或者那世之财产为相对性的“共同拥有”的共产主义之社会。那时候,人类或许就真如同进入了似蝴蝶完成第4个生成阶段之后的时期。在那和平的世界里;祥和的环境中。人们和那蝴蝶一样,是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生活着。” (摘自《天道说》一书之《斗争论》一文。)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人民的力量是巨大的。当人民群众和不再是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执政者阶级、集团、组织的矛盾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后,该发生的事情就会发生了。这时,任何一个意外事件摩擦出的“火星”,都会点燃人民群众那藏在心中以无法控制的怒火。当矛盾不可调和后,解决矛盾的办法就是人类最古老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和野蛮的解决之道——“武力”解决了。而吃苦受罪和遭受打击的当然是弱者一方。


   1989年上半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尤其最终的结局是以悲剧来结束的事宜,是很值得学者们跳出时代的局限性和区域的狭隘性与人性的善(公允)恶(自私)性来研究的。不论此“六四之悲”事宜的性质定论是怎样的,还是它的历史意义在将来会如何定型。他都会在人们的脑海里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在历史中留下不可或缺的一页。这一些皆是因为其的谢幕是由悲剧结束的。这场悲剧给人们的教育意义是无比巨大的。


   “一个组织、团体若想获得永生,必须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环境中要改弦更张地变换以往之陈旧的思想认识、革命主张、执政理念。只有这样才能使组织、团体的架构得以永存;使得思想、理论永远充满活力;取得革命的新思想、理论武器;而将革命进行到底;使得在执政过程中,面对新生事态,胸有应对之策。从而在执政的道路上,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摘自《天道说》一书之《论共产党人》一文。)


   “共产党将来的路会如何走;共产党人将何去何从,未来的历史老人会纪录下一切的。诚如今天的历史,已纪录了过去共产党人走过的路一样。”(摘自《天道说》一书之《论共产党人》一文。)


   “一个组织在一定时间内,不在其内部进行思想纠正、文化革命、生活整风。在一定的时间后,其思想、文化、生活必然会被另一种思想、文化、生活所取代;再之后,其外部架构必会被其他组织进行地武装革命或和平演变行为所毁灭或替代。”(摘自《天道说》一书之《报共产党人书》一文。)


   “如果一个人在思想上依“吃、喝、嫖、赌、抽”为生活之乐趣;依“坑、蒙、拐、骗、偷”为生活之职业。那么这个人怎么还会具有为共产党人的条件和价值呢。共产党人是要有高度修养和觉悟的,无论在品德、素质各方面,还是在行为、作风上。人民公仆与人民公敌的区别和联系,就是在思想认识中的服务对象是公众和私人的关系。”(摘自《天道说》一书之《报共产党人书》一文。)


   在“六四之悲”事宜过去之后的现在,还生活在这片热土的人们,面对新时期的历史任务,人们应当从过去的那场悲剧中看到什么?认识到什么?学习到什么呢?


   人们看到的也许是——“军队、军人是国与国之间、民族之间、政治集团之间为博弈有个结果而出的最后一个棋子。”(摘自《天道说》一书之《略谈军人的职责》一文。)


   人们认识到的也许是——这场悲剧,说明了由没有组织性、纪律性、思想性、宗旨性、领导性和是一盘散沙之人们组织的运动是前途未卜的。从而会使得一些人“感念曰:老马之共有,人之梦也。”(摘自《大明湖记》一文。)


   人们学习到的也许是——知道了什么人是社会主义者;知道了什么思想是社会主义思想;知道了什么制度是社会主义制度;知道了什么社会是社会主义社会;知道了什么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等理念。


   “社会主义者:即遵循自然和社会的发展规律、顺应时代发展潮流与推动社会向正确的方向发展并愿意为此奉献自己一切的人士。


社会主义思想:即以实事求是的行事理念;为人民服务的执政理念;平等、互助、仁爱、中正、和谐、宽容的处世理念;均衡渐进的发展路线;同圆兼容的(把矛盾、对立的变成有转换性和统一性的,包容的)体制政策来指引人们由社会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步入社会主义社会的高级阶段的理论体系。


社会主义制度:即——


<1>、实施让计划经济的统一性和市场经济的灵活性相结合的发展经济制度,让它们的主导与辅助功能,在因“势”而间隔转换着运行。


<2>、强调政府机关作为服务部门和管理机构,其工作性质是服务性质的而不是享用性质的。


<3>、保障人民群众劳动收益的最低水平;杜绝惰性人群中有寄生于国民的行为和现象出现。


<4>、赋予人民群众人人平等、参政、议政、执政的权力。


<5>、实行民族不分大小强弱;党派不分历史久远、功过大小,只注重其执政纲领是否有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民众的生活未来是否过的更美好;世界的明天是否更安定、祥和、美好;自然界内的生态是否平衡等。


<6>、以和平共处、共享的原则交往世界友邦;团结、互助、支持社会主义兄弟国家;为各国人民共处于一个和平、友爱、美好的世界而尽责;为人类共建一个美丽、和谐、永久的地球而尽力等。


社会主义社会:是由执行社会主义制度和倡导社会主义思想的社会主义者来主导的,并由一定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来构成的整体。


社会主义国家,是由社会主义者(共产党人或与其有相同、近同思想的党派、人士)执政的;信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的;实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前期)制度的国家。” (摘自《天道说》一书之《社会主义论》一文之第五章。)


   在思考了那场历史悲剧后,作为新时期的还处于自喻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我们应当更深层次地认识到一些什么问题呢?


   也许以下所言,能回答这个问题,而且也是人们的深刻认识:


   ——“每个社会主义国家,都要从实际国情出发,采用适合本国发展的模式。只要其指导思想、执政纲领、治国方针和政策是符合社会主义宗旨和共产主义学说的就行,不要死板地崇拜和推行某个社会主义革命模式和发展制度。革命“路线”问题,是个极其矛盾和复杂;极易让革命领导者利令智昏;及有“一步走错,满盘皆输”严重后果的问题。也就是冒险、激进思想同守旧、保守等思想的辩证问题。他们都是相互、相对而言的。在干事业的旅途中,不要只认一条路线。就好比:人是要用左右两条腿走路的,该抬左腿时就出左腿;该抬右腿时就出右腿。不同之处是在特殊时期,左右不同的腿起到的作用不同而已……” (摘自《天道说》一书之《报共产党人书》一文。)

 



中国左翼联盟

2017年 4月 28日 








附:


1、“六四学运”时期的思想者代表: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严家其


2、“六四学运”时期的学生代表:


王  丹: 男、吉林人、北京大学历史系学生、时年24岁。


吾尔开希:男、新疆人、维族、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时年21岁。


刘  钢: 男、吉林人、北京大学物理系研究生、时年28岁。


柴  玲: 女、山东人、北京师范大学心理系研究生、时年23岁。


周 锋 锁:男、山西人、清华大学物理系学生、时年22岁。


翟 伟 民:男、河南人、北京经济学院学生、时年21岁。


梁 擎 暾:男、四川人、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学生、时年20岁。


王 正 云:男、云南人、酷聪族、中央民族学院学生、时年21岁。


郑 旭 光:男、河南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生、时年20岁。


马 少 方:男、江苏人、北京电影学院学生、时年25岁。








-------------------------------------------------------------------------------------------------------














(编辑:紫薇文化人)

会员评论 注册| 登录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图片刷新验证码
紫薇文化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