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世界之声-中国右翼-理性者之声
袁刚—— 应该正视 马列共运破产失败 的事实!
发布时间:2018-02-09   阅读次数:388   作者:袁刚   来源:网络-袁刚文章




应该正视 马列共运破产失败 的事实!

 


一、中国改革的对象是马列毛教条和苏联模式

 

1、中国改革已进入历史性选择关口,一些问题的关结点想回避也回避不了,想模糊却模糊不了一世。中共十八大“第五代核心”习、李上位,三中全会发布“全面深化改革”公报,部署60项具体任务,提出“两个百年目标”,改革力度可谓空前。但从骨子里看,执政党的执政纲领与国家战略目标之间存在着巨大反差,说的与做的并不一样,搞的仍然是“经右政左”,即“打左灯,向右拐”,理论与实践相矛盾。在经济上进一步释放市场力量的同时,政治上竟看不到半点放松迹象,反而是竭力压缩言论空间,陷于毫无意义的意识形态纠结,陈年深层次影响全局的体制性问题不敢议改,内部潜伏着巨大危机。

 

2、中国35年改革的对象何在?其实就是马列毛教条和苏联模式!这些东西长期被当作圣物不容置疑,实却害苦了中国人,且早已在世界范围破产并被证伪而一文不值!但在当今中国却不敢点破,当政精英也并非不知马列毛教条已过时不中用,却知行不一,采取驼鸟政策继续愚民。既得利益统治集团与意识形态相捆绑,政教合一,落后守旧势力阴霾不散死抱教条,以教执鞭,这正是中国改革最大阻力之所在。

 

3、文革后的所谓“拨乱反正”,其实质就是抛弃旧教旧制另寻出路,胡耀邦用三个字概括文革高调意识形态:“假、大、空”!改革开放用“四个现代化”的国家目标,取代共产主义的虚幻目标,却也不时要唱唱高调,采取“淡化”意识形态的办法。“打左灯,向右拐”的始作俑者,正是邓小平。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死抱旧政教(即旧体制旧观念)的反改革顽固势力,在当今中国仍异常强大,中国改革要前进,不得不拐弯绕过他们。习、李上台搞“全面深化改革”,再次强调“意识形态是极其重要的工作”,大抓意识形态,甚至重提共产主义理想,要回归祖宗马克思,其是真是假虽不得而知,是祸是福却颇费思量。人们不禁要问:若果真回归马列讲共产主义,中国还有出路有前途吗?

 

二、普京庄严宣告:百年共产主义尝试已经失败

 

4、众所周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从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算起,至今已有一个多半世纪的历史。马克思宣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发动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建立无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并宣称:“共产党人不屑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资本主义制度才能达到。”经过百年血与火实践的洗礼,被马克思寄予厚望并认定将首先建立美好社会的美、英、法等欧美工业化国家,根本就没有爆发共产革命。被马克思视为落后的俄国虽然爆发“十月革命”,最后也以失败而告终,成为历史的过客。更落后而由苏俄“输出革命”克隆建立的共产党中国,虽然硬撑着仍“坚持马列主义”,却大踏步后退宣布自已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改革开放另觅新途,搞“市场经济”,主动加入国际资本主导的WTO,“与国际接轨”,从而获得难得的发展机遇,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发展,就是破除马列教条的结果,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与马列共产主义相去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

 

5、本来,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真伪和国际共运实践的成败,作盖棺论定并非难事,历史和事实都明摆着,但在中国却特别“敏感”,以至噤若寒蝉不敢发声。然而,俄罗斯总统普京却没有那么多顾忌,早在1999年底,他在新千年文告中就郑重宣告:过去百年来的共产主义尝试,已经失败!普京还总结苏联惨烈的共运史,沉痛地说:“在即将过去的这个世纪里,俄罗斯有四分之三的时间是在为共产主义原理而奋斗的标志下生活的。看不到这一点,甚至否定这一时期不容置疑的成就是错误的。然而,如果我们不意识到社会和人民在这一社会试验中付出了那种巨大的代价,那就更是大错特错了。主要的错误是:苏维埃政权没有使国家繁荣,社会昌盛,人民自由。用意识形态的方式搞经济,导致我国远远地落后于发达国家。无论承认这一点有多么痛苦,但是我们将近70年都在一条死胡同里发展,这条道路偏离了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

 

6、普京的声明振聋发聩,其反思客观而深刻,他没有否定社会主义苏联也曾取得“不容置疑的成就”,并多次举办盛大阅兵庆祝二战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对强大苏联的瓦解深表痛心。普京对俄罗斯祖国怀抱深厚的感情,当年叶利钦将帅印让给他时,嘱咐:“好好照看俄罗斯!”普京不负众望,公示财产,铁腕执政,大刀阔斧强力改革,声言:“给我20年,重建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他颇具个人魅力,俄罗斯姑娘唱“嫁人要嫁普京这样的人”。但普京这样的硬汉,却对过去曾信奉的高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弃之如敝屣,公开承认列宁开创的苏维埃政权彻底失败,对马列主义没有丝毫的留恋。普京也曾是共产党员、克格勃中校,奇怪的是,中共大骂戈尔巴乔夫是叛徒,却不敢说普京也是叛徒,相反,某位领导人还说“与普京性格相像”,充满拉近个人关系意味。

 

7、普京认为苏俄长达74年的共产主义试验,是“在一条死胡同里发展”,走了弯路,马列主义唱得好听,实践却不中用,因为它违背人类普世价值,“偏离了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给苏俄带来深重灾难,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普京虽珍视以往,怀抱强国梦,甚至有些霸道,却把马列主义看得一文钱不值,认为是荒谬空洞祸害人民的邪说,已扫入历史垃圾堆。现在,俄罗斯虽然还有共产党,也有些人打“镰刀锤子旗”信奉马列,但他们人数很少,而且越来越少,谁还指望马列在前苏联东欧死灰复燃,都只能是痴心妄想。

 

8、苏联垮台并不是因为出了叛徒,而是自身体制落后混不下去。若在美国,即便是出一百个戈尔巴乔夫,也丝毫撼动不了其体制。被中共骂为修正主义头子的前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1959年出访美国搞“戴维营会谈”,也并不是去投降,而是豪迈地宣称:“我是来埋葬你们的!”提出“和平竞赛”,让先进淘汰落后。其结果现在已经分晓,是美国“不战而胜”。马列共产主义被实践证伪,已经全面失败,“红旗已倒”这一客观事实,在前苏联及许多国家早就成为定论,是不争的事实。中国的马列主义既然是由苏联人“送”来,现在开创者“老大哥”垮了,已经改旗换帜彻底服输了,而按苏联模式建立的中共,不但死不认账,反而自称“先进性”硬撑,只能是自欺欺人。

 

9、当今世界还顽固地打着马列主义旗帜的国家,中国以外还有朝鲜、古巴(越南已走美国道路)。而凡以意识形态立国,不允许思想自由而强调政教合一的国家,大都专制落后。朝鲜金氏政权即是活样板,已经全面充分地显露其落后性。只要不搞历史虚无主义,客观公正地反思历史,就应正视普京宣布的百年共运已经失败的事实:俄国“十月革命”并未开辟人类历史新纪元,其首创的公有制加党政干部官僚治国的模式,是一个落后的模式。“走俄国人的路”,走错了,是走进了“死胡同”。

 

10、马列之路行不通,但中国改革开放却仍要挂马列主义招牌,我认为那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也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名不正则言不顺,结果是造成假话、空话、套话连篇。当今中国是“礼崩乐坏”,危机四伏。路在何方?当局者迷,诸君还得多加思量。

 






作者:(袁刚是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袁刚,1953年生,江西南昌人。1977年考入中山大学历史系,1982年入山东大学历史系读研,198710月获历史学博士学位。同年入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任教,1988年政治学与行政管理系成立,即转入新系,现为由该系改称的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出版专著四部,主编参编若干,刊发论文百余篇。主要从事中国政治思想史和政治制度史的教学与科研,近年尤关注近现代政治转型与当代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编辑:紫薇文化人)

会员评论 注册| 登录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图片刷新验证码
紫薇文化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