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世界之声-爱好和平人士-有良知者之声
斯诺登:中国贪官 海外资产4.8万亿美元
发布时间:2018-03-20   阅读次数:442   作者:斯诺登   来源:网络





中国贪官海外资产可供中国人免费医疗625年




斯诺登公布中国官员在国外存款达4.8万亿美元


    身在俄罗斯的斯诺登:公布中国官员在国外存款达4.8万亿美元.约为30万亿人民币.

    按现金持有占总资产的三分之一算,贪官们的海外资产达100万亿.这是个什么概念呢?中国搞全民免费医保每年需要1600亿,贪官们的海外资产可以搞中国全民免费医保625年。




中国现在的分配制度实质上是按权分配
——杜导斌


    中国现在的分配制度实质上是按权分配,权大者多分,权小者少分,有权者有分配,无权者被瓜分。社会财富按权分配,是造成贫富悬殊的重要原因。


    在一个财富按权力分配的社会里,想靠勤劳致富,基本上是妄想。那些无权阶层,就好象电视里可怜的沙丁鱼群,任凭鲨鱼、海豚、海鸟们从下、从上、从中捕食,没有任何自我防卫能力。


    要改变贫富悬殊,实现均富,办法只有从“权”字入手。


    一是对权力与财富实行逐步剥离,一个必不可少的办法就是公权力从经济管理领域退出,规避有权者把权力直接转化为财富。


    二是切实保障人权,明确立法、行政、司法的目的都在保障公民人权,而不是维护统治者意志和利益,对公民的一切合法的维权行为给予保障,而不是打压。


    三是改变权力分配格局,对权力太大的群体,要减少其权力,并严格限制其权力的使用方式,对无权者群体,从制度上扩大其行使权力的管道,切实兑现其言论权、选举权、**权等基本人权。无权者的财富要避免被人任意剥夺。要改变任人剥夺欺负的可怜地位,只有用权力“武装自己”,同时团结起来,谁胆敢来瓜分,就咬得你遍体鳞伤,谁还敢再来?



我们的体制大病了,公务员是全世界最不要脸的队伍——郭一平经典文章   


    十几年来,天天生活在大学生中间,对这个群体的了解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我光想给这个群体说上一句话——打死不要考公务员。 



权力阶层决定财富分配,催生考公热 


    30年来,在中国是权力阶层决定财富分配。说白了,你挣多少钱,不是你有多高的水平,而是你掌握了多大实际权力。有权力的,拿权换钱。没权力的,与权力阶层去“合作”挣钱。这就是中国“考公热”的根子。

 
    中国的公务员在全世界是最难考的。考大学,二三个人中间考上一个。考博士,几十个里面考一个。考公务员,是几千个大学生里才能考上一个。 



大部分公务员清苦,少数人过的是天堂生活 


    有一条,是中国千百万大学生想不到的。在庞大的公务员队伍里,能够掌握实际权力用来换钱的,并不是大多数,而是少数人。大部分的公务员耗尽年华,在“犬牙交错”中求生存,活得并不自在,工资也没有外界传的那么高。我有不少同学也是公务员,日子相当清苦。 

 


位子越高越**,基层公务员最骂官 


    当今中国官场没有理想和追求,如果说有追求,那就是钱、权、女人。那些控制实际权力的人,为了捞钱捞权捞更多的女人,他们之间的争斗不亚于原始丛林里的动物世界。政治斗争不只是此消彼长,更多的是你死我活。反**只是政治斗争的借口。 


    官场就是一个大染缸,进去的人,没有一个是干净的。那些被反**斗争反掉的人,还算是比较干净些的。真正不干净的人,你还反不了。 


    我来问一句:骂官最厉害的是谁? 


    是老百姓吗?不是! 


    是网民吗?也不是! 


    那到底是谁呢? 


    我告诉你吧,骂官骂得最厉害的,是公务员! 


    大多数公务员,生活在那个体制里,不能吐气扬眉,当孙子看脸子,干活累死也难上位。因为,官场上要想上升,不是凭政绩的,也不是凭民意的,也不是凭选票的。

 
    在官场上要想上位,靠什么?不说了,有兴趣在网上搜篇我写过的文章看看就知道了。 



广大公务员是官僚体制里“最受伤的人” 


    实际上,广大公务员才是官僚体制的受害者。他们生活在官场上,看得准,看得透,感受深,最痛恨官场。你要让他们讲起来,比我郭一平懂得多得多,而且都是亲见亲历,带有细节的。我接触过不少公务员,他们几乎百分之百地骂官,骂这个**体制,骂上级。比老百姓骂得厉害,比网民骂得厉害。 



玩政治,就是玩命 


    话题又转回来了——那些在官场上捞完好处(钱、权、女人)的家伙,也是心里不踏实的。他们比我们更清楚政治这东西的残酷性,一旦政治失势就会被“反**”。何况,政治风云变幻无常,谁也摸不准。今天你打黑,也许明天人家黑打你。

 
    我们常说,民不聊生。实际上,在中国,官也不聊生——活得更不安稳。 



移民热的真正原因 


    当个老百姓,顶多少吃些少喝些,日子苦些,一般不至于丢命。可在中国搞政治呢,那是玩命的,那是冒险家的事业,一旦政治上站错队,或风向转了,你的命就保不住了。 


    (有人说了,我在官场上不贪污不受贿、手脚干净。能会出啥事儿?我说呀,那你只能是个公务员,还不算是个官儿。你这样干净,像焦裕禄,看谁敢用你?你有啥吉八上升的机会?)


    ——说白了,人人想当官。当上官的人,人人骂官。那些在官场上捞了特大好处的人不只是骂官,还心虚害怕! 


    这就是“移民热”的原因。 



考公热,移民热——这两个并存的现象 


    中国官员和富人大多移民国外,是因为他们没有安全感。这个体制太可怕!害怕这个体制的,不光是老百姓和网民。最害怕这个体制的,实际上是官员。官越大越害怕。这就是中国官越大越急着移民的原因。 


    官员财产不能公示,还有一个关键因素,一般人不知道——那就是,中国裸官太多。官越高,裸者越多。公示财产,也得把家属拉上去。一旦中国老百姓看到大多数高官都把钱和家人放在国外了,那么中国人民会对体制绝望的——“你们从小让我们骂美国,骂美国是个邪恶的国家;你们天天在报纸电视上吆喝我们的人权是最好的,那为啥呀,你们都让自己的老婆孩子到美国‘受罪’去了,而且你们退休了也准备坐飞机走。钱都存外国了。” 


    考公热,移民热——这两个并存的现象,同时存在!现在你听我说明白了吗? 



三个“热”是一个病——体制大病了 


    在美国,说假话是要付出代价的,说真话受欢迎。可是,在中国,说假话大行其道,说真话是要冒坐牢风险的——这就是我不愿意再写文章的真正原因。 


    我郭一平这人,说假话,我良心上亏,受不了;说真话呢,我有危险。前几天,七十多岁的老娘托人捎话给我——“不要写文章了,给学生编些书就行了,咱官场上没人,出了事儿没有人替你顶。” 


    我要说,还有一个“热”,是同这两个“热”并存的。那就是维稳热。 


    为了不让老百姓知道真相,官方花大钱维稳。维稳包括的内容很多:堵坊,不让上访;网络删贴,屏蔽,构建了全世界最好的防火墙;官员出再大的事儿,犯再大的错,这边免职那边复出,保持队伍稳定;贪污几个亿,也不判死,让官安心下来;拒绝全民反**,内部反**,保持官场“大好形势”;官场发生天大的事情,也捂住,导致谣言丛生,然后再打击造谣者,不去打击捂盖子的人…… 


    考公热,移民热,维稳热,三大“热”是同一个病——体制病了,大病了。这就是最近传扬最多的“政改”之根因也。我郭一平敢给中国大学生打个睹,今天考上公务员的,十年后,十个中有八个一定后悔! 



政改无期,百姓无奈 


    自己为自己动手术,左手管右手的“政改”,估计不会有戏。除了有外力推动或内部分化,才会有大动作。 


不过,中间这个期间,苦的是中下层人民——一边听他们唱歌,一边在高物价、高房价、高学费、高医疗费中苦度营生;一边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看着他们打击反**的正义英雄,一边敢怒不敢言,否则…… 


    世界在前进,中国在倒退。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势不可挡。互联网改变了国人的学习观念——人们不再简单地依靠传统媒体(报纸电视杂志书籍)获得信息,国人的清醒,也让为政者着急。国际压力,也使当政者着急。但是真正的政改,是要流血的呀…… 



民主是必然之路 


    政改,是必然的;民主,是必然的——这个只是时间问题——全世界都在看着中国。十年之内,中国必然看到艳阳天。要么乌云自散(希望为零),要么外力内力“拨云见日”。 


    有一点是肯定的,没有强有力的内力和外力推动,这个体制决不会改革的;即使是改革,也是假改革。 


    30年来,国企改革,住房改革,医疗改革,教育改革……千百万人下岗了,房价翻了八倍十倍,看个感冒就得五六百,孩子上完大学就得十万八万……人民有多少怨气?可是,这个体制却没有任何的改革!他们没有畏惧过民意。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任何为了一己一集团之私坚决与人民为敌的政客,决没有好下场。顺天理顺民意顺人类民主大潮的人,才是真正的政治家。 




(根据维基与百度百科—— 郭一平(1965年11月25日-),著名学者、时评家,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010年12月,与郎咸平、戴旭、时寒冰、于建嵘、张宏良、易宪容、曹建海、孙锡良一起被30万网民公推为“中国互联网九大风云人物”。与郎咸平被网民并称“两平”,与时寒冰、戴旭并称“河南三杰”。——郭已经封笔,这是封笔前的文章。) 



    “任何政党都不具有先进性,都只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只要不受制约,他们一定会成为犯罪率最高的人群,会成为人民的敌人。”——奥巴马 











(编辑:紫薇文化人)

会员评论 注册| 登录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图片刷新验证码
紫薇文化网版权所有